中山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宽频在线 >

27位沪浙抗战老兵拜谒中山陵

时间:2017-02-10 15:25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小米 点击:
他们当中年龄最小的88岁、最大的101岁,昨天前往中山陵谒陵。

27位沪浙抗战老兵拜谒中山陵

  抗战老兵在中山陵博爱牌坊前合影

  “哎呀,70多年没来,中山陵的树又高了。”“你也是新六军的?我当时在军部,你在哪里?”受南京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联盟和现代快报之邀,来自上海、浙江的27位老兵齐聚金陵,参加抗战老兵重阳聚会。他们当中年龄最小的88岁、最大的101岁,昨天前往中山陵谒陵。

  宋庆龄曾为他证过婚

  “我在南京打过仗,我夫人也是南京人。”说起与南京的渊源,来自浙江千岛湖、今年97岁的徐梦西有些激动。

  “父亲来过南京很多次,因为母亲就是南京溧水人。这次作为老兵代表来参加聚会,他特别高兴和激动。”徐梦西的儿子徐亚军告诉记者,父亲和母亲是在驻军过程中认识的,婚礼还是宋庆龄证的婚。

  徐亚军曾听父亲提起,1943-1944年,他跟随部队驻扎在现在的南京高淳区东坝镇,驻军时就住在母亲家,两人因此结识。1947年,军官们要在总统府举行集体婚礼,徐梦西和妻子也报了名,当时的主要证婚人就是宋庆龄。

  来南京亲历日军受降

  来自上海的抗战老兵刘邦杰,听说一同从上海来的孟宪洲也曾在新六军,凑上前去询问:“你也是新六军的?我当时在军部,你在哪里啊?”

  1943年,刘邦杰进入新六军,曾与日军在野人山激战。抗战胜利后,随部队回到芷江筹备洽降仪式。而学过开车的孟宪洲,1944年11月进入青年军207师二营六连,1945年5月被调入新六军军部汽车连。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洽降地就在芷江,孟宪洲曾负责运输洽降文件。刘邦杰也到过南京,跟战友们负责日本侨民的遣返。

  “70年过去了,中山陵的台阶和牌坊还在。”这次重回南京,刘邦杰很感慨。

  空军老兵挽着妻子谒陵

  现年88岁的余国琦是此行最年轻的抗战老兵,他与74岁的老伴张素菊手牵着手,全程形影不离。他们也是此次来宁谒陵的唯一一对夫妇。

  据余老回忆,长沙沦陷后他和家人逃难出来,后在舅舅的指点下,1943年考入“中央防空学校”桂林分校。豫湘桂战役时,还没毕业的他就成了一名空军联络员,靠听力辨识日军飞机的型号和方向。“日军每天来轰炸我们,所有同学没一个怕的,因为我们都考虑过以身报国。”

  现在,只要有飞机飞过,不管是客机、直升机,还是战斗机,余老比常人都要敏感。“是什么飞机,往哪个方向飞,我都比普通人灵敏点,不过现在只能打20分了。”老人幽默地说。

  96位老兵参加重阳聚会

  生于1915年12月的柯金富,是前来谒陵的老兵中最年长的。一直住在杭州的柯老,还是首次来中山陵。

  1938年,柯金富在浙江金华参军,加入“军政部”汽车五团一营,为上士排长。抗战爆发后,他所在的部队曾为中国远征军运送物资。听说南京公用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中北的士分公司为老兵及亲属和志愿者提供接送大巴,老人感激地直说,“感谢志愿者,感谢南京。”

  今天,南京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联盟与现代快报联合举行第四届江浙沪抗战老兵重阳聚会,共有96位老兵参与,是历届参加人数最多的。抗战名将张自忠的孙子张纪祖,张灵甫的遗孀王玉龄、儿子张道宇,中国细菌战受害者诉讼原告团团长王选,作家唐师曾等,均将莅临现场。(现代快报 记者 李娜 金凤/文 赵杰/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